22 novembre, 2006

“非” 想像中的國外學生趴梯

我以為,這種趴梯應該會很讚,很多免費的酒喝,很讚的舞廳,很多俊男美女,可以認識很多朋友;可是,在法國的第一個趴梯,卻跟想像中的不一樣!!

那天上課,拿到老師發的世界學生趴梯的邀請卡,我們開心地討論著要怎麼去,幻想著有多棒多好玩。那天大家約9.30在最近的地鐵站,一起走路過去,其實一點也不知道那個地方到底有多遠,那天下著雨,我們存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走了快半個鐘頭終於找到那裡,又點累有點狼狽,衣服也濕了一半。PUB像一個大倉庫,很大很多人,可是並不好看! 還是我已經習慣台北東區那些裝潢華麗的夜店,覺得這間所謂的舞廳有點像個大倉庫,裝潢有些簡陋,令人有些小失望,此外,大家就是喝飲料聊天,有些無聊。我和同學們晃阿晃阿,赫然發現一區有人在發小禮物,但仔細一看居然是保險套",我瞪大的眼睛不可思議,在趴梯裡發保險套,這意圖也太明顯了吧!

之前早聽說過這裡的舞廳都要到11點半之後才會有人,11點半之前都只有幾隻小貓,果然這種狀況也在這裡發生,和同學們聊到已經有點不知道要幹麻了,這時終於有些動靜,裡面開始有音樂,人也愈來愈多漸漸地熱鬧起來。另一區有舞台和舞池還有觀眾席,我發現這裡才是真正跳舞的區域,台上有樂團表演,台下已經聚集很多人了,有趣的是,這個樂團的團員都是亞洲人,有講日語,甚至還有國語和粵語,令我有錯覺是不是在台灣?! 他們唱的都是日文,我發現原來這個樂團是典型日本樂團(或東方的樂團),前面有主唱和左右的鍵盤和吉他手,後面則有兩個女生穿著水手制服伴舞,並不時做出一些很日本搞笑的動作,這樣的樂團出現在法國的趴梯,真是令我一點也聯想不起來。這時我開始觀察大家的表情,東方學生的很High,可能有一種親切感吧!我想!! 但西方人的面孔就有點怪了,要碼就靜靜的看不講話,喝一點酒的也是很High的一直笑,但總覺得帶有一點嘲笑的味道,甚至有幾個西方人跑來問我說,「他們唱中文嗎?」 我說「不是,是日文! 」然後他們就說「喔~ 我們比較喜歡中文」然後就走掉了,真怪! 我想他們大概覺得這樣的表演方式很奇怪吧!

樂團表演結束後,開始是跳舞的時間,這時正是舞會的高潮,人多到一種快要窒息的地步,我開始覺得有點反胃,大概是身體還不太適應異國的趴梯,但住在同宿舍的朋友還想繼續玩,所以就陪他們繼續待著,而誇張的事情正要開始呢!! 舞池裡大家摟摟抱抱也就算了 (當然我並不喜歡這樣,況且總覺得外國人有點臭! ) 一個日本人抱著一個有點胖的洋妞跳起了舞,隨著愈跳愈起勁,那個日本人開始毫不客氣的在胖洋妞的身上亂摸,甚至再胸部上亂抓一把,我的天阿! 這是個什麼樣的趴梯,先是發保險套,現在舞池裡大家亂親亂抱,我嚇得很想馬上回家,我只能說,東西方的文化真的落差很大,另外,日本人真的很色!! ~

後來聽說不是所有舞廳或舞會都是這樣,可能只是剛好那天看到這樣的情景,我聽說有些舞廳有在跳佛朗明哥或騷莎舞,似乎都還蠻有趣的,總之,那次的經驗是還蠻特別的。


Plus: 那天待到快2點大家一起回家,其實已經完全沒有交通工具了,我們從活動的地方走回家,大概走了有快一個鐘頭,而這回家的過程,更是一項大煎熬,可能是因為有點冷到我不太舒服,還在半路上吐了! 但等等我只喝半杯啤酒哦~ 絕對不是因為喝多了吐,肯定是受到了風寒 (大陸語氣! ),另外隔天早上當然沒有辦法去上課了,我只能說,老師阿! 你千萬不要怪我,誰叫你要給我們趴梯的票呢!!

(照片是搬上親愛的彥君同學提供的呢!!)

4 commentaires:

Anonyme a dit…

哇哇哇!!!
好特別的party,
看來你過去快2個月應該是已經習慣當地的生活呢!!!!
國豐

Monica a dit…

是嗎??
我以為Party都是這樣ㄟ
我參加過的party 如果是當地人帶去的Party 都是這個樣ㄟ

假思丁小姐 a dit…

是喔~ 可,人家覺得好可怕~.~

彥彥同學 a dit…

怎麼現在才看到這篇
我怪怪喔

想起那天回家的過程真的是不堪回首
在荒郊野外的夜雨中步行找車站
不僅不知身在何方
而且大半夜的也怕路上遇到壞人
記得途中還經過里昂的現代美術館
我目前也只去過一次
就是那次凌晨兩點貼著他的玻璃落地窗
後來找到ㄧ家飯店請他們叫計程車
那時才剛來法國法文都不會講
還好是飯店可以說英文
後來平安回到宿舍真的覺得是一場城市歷險記
這也已經是一年半前的事了
日子過的好快喔
我也已經會說法文了耶